小说网位置: 骑士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们的千阙歌司凌云李乐川

我们的千阙歌司凌云李乐川

青衫落拓
连载中
我们的千阙歌司凌云李乐川

【相爱相杀+豪门联姻+双强】商业版史密斯夫妇,棋逢对手、轰轰烈烈、相爱相杀!清醒理智女律师VS腹黑傲娇总裁,爱情不只有浪漫和甜蜜,还有势均力敌的较量。一次年少时的叛逆,令她深受情伤、落荒而逃,在岁月归于平淡之后,她背负离异母亲的期待进入家族企业。然而,曾给她带来伤害的那个人再度出现。他,神秘睿智,她果敢聪慧,他们对彼此有着致命的吸引力,是默契的合作伙伴,更是互相防备的对手。山雨欲来,企业破产、父亲入狱、兄长自杀、大厦将倾,她独立支撑着家族企业,在扑朔迷离的感情游戏中浮沉……将爱情和人性写得太过透彻!翻开本书,看豪门之恋的轰轰烈烈、惊心动魄。

骑士小说网提醒您:本小说及人物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,切勿模仿。
作者:青衫落拓
主角:司凌云李乐川
  • 总阅读数
    12204
    百人
  • 总收藏数
    1
    百次
  • 总字数
    2
    万字
《我们的千阙歌司凌云李乐川》精彩章节预读阅读更多

跟以前一样,李乐川喝高以后便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话痨,他坐在酒吧二楼休息区沙发上,滔滔不绝对曲恒与司凌云讲着他写的一个电影剧本,曲恒面无表情,司凌云则听得断断续续,完全理不清他要讲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。

她看看时间,不得不打断他,“明天一起吃饭吧,我要先走一步。”

“现在还早啊。”

“研究生宿舍楼零点到六点关闭大门,再不回去就进不去了。”

“索性今晚别回去了。你都快毕业了,谁还管得那么严格?”

她摇头,站起来拍拍他的肩,“我今天又老了一岁,熬不了夜,改天一起吃饭吧。”

“让曲恒送你回去,他好像是这里唯一没有喝高的。”

司凌云连忙说:“不必了,我叫出租车很方便。”

曲恒并不看她,淡淡地说:“我骑的摩托车,的确不大方便。”

司凌云步履有些摇晃地走出酒吧,招呼保安帮她叫出租车过来,没想到身后一对男女一把拨开她,嬉笑着抢先上了车。她被推得险些失去平稳,幸好一只手伸过来扶住了她。

出租车发动开走,她气得破口大骂道:“靠,你们这么抢,赶着去投胎啊。”

“公共场合,女孩子讲这种话太难听了。”一个冷冷的批评从她身后传来。

她回头一看,扶住她的人是傅轶则,他笔直地站着,与曲恒一样,他似乎也保持着完全的清醒。

她触电般甩脱他的手,“关你什么事?”

“那个曲恒,不是你男朋友吗?他怎么不送你?”

她不耐烦地重复道:“关你什么事?”

他耸耸肩,“好,不关我事。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“不用,我坐出租车。”

他挑起一道眉毛,好笑地看着她,“久别重逢,就算不惊喜,也可以亲切一点,何必这么躲着我?”

她厌倦他这个理直气壮的挑衅,但她在喧闹的酒吧里待了太长时间,酒意上涌,身体慵懒飘浮,已经没心情提起精神冷嘲热讽了,“你倒是自恋得一如既往。不过很遗憾,我既没期待过你重新出现,也没理由特意躲你。”

“大家都没变,你也是直截了当得一如既往。”

“你要听客气话吗?其实我可以换一个社交的口气:傅先生,你好;傅先生,再见。”

“很高兴你长大成熟,多少肯敷衍人了。不过成熟女人肯定不会喝得醉醺醺后非要一个人去坐出租车的。”

她被噎住,他和颜悦色地说:“送喝高的人回家并不是那么有趣的事,我也不是总有日行一善的兴致。预先警告你,你最好不要吐在我车里,不然我说不定会半路把你丢下去。”

她气得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不过他也不等她再说什么,拖着她走到停车位那边,打开一辆大众旅行车的前座车门,托着她的手肘微一用力,她身不由己坐了进去。

傅轶则发动车子,司凌云突然起了一个孩子气的念头,她只恨自己这几年在喝酒方面非常节制,并没有醉到想吐的地步,不然很可以直接吐到他身上,理直气壮地弄出一片狼藉,算是出一口浊气。

车开出好一会儿,她平静下来才注意到,傅轶则根本没问,就直接将车开往她就读的财经政法大学。她决定,她也不用费事多问什么,好在他一路没有再说话,直接将她送到了学生公寓楼下。

她简单说声谢谢便下了车,匆匆往宿舍大门走去,然而又马上站住。昏暗的灯光下,一对男女正压低声音争吵着,挡住了她的去路。他们同时看见了她,一下停了下来。

“借过。”

那男人拉了女孩子一把,可是那女孩子甩开他的手,没有任何闪开的意思。

楼上已经有人探头出来看热闹了,司凌云捂嘴打个呵欠,“二位不会是特地等在这里给我唱生日歌吧,要唱的话赶紧开始,我想去睡了。”

那女孩子定定看着她,眼神怨毒,一字一句地说:“别得意,司凌云,你以为你看到笑话了吗?照我看,谁是笑话可真说不定。”

“照目前的情形看,我们都已经是冷笑话了。”司凌云抬头扫一眼上面,窗口那些面孔缩回去了一些,还有一些人则毫不客气地停在原处。“你们两个人愿意给别人提供免费娱乐没关系,请不要再拉扯上我。”

“倩如——”那女孩子刚要开口,男人叫她的名字喝止了她,转头看着司凌云,“我没有来挑衅你的意思,我们这就走。凌云,生日快乐。”

他的声音沙哑,神情颓丧,司凌云的心不由自主紧缩了一下,然而那女孩子先她一步作出反应,“韩启明,她生日关你什么事?你都看到了,自然有男人跟她庆祝到深夜,有好车送她回来。你有什么必要自作多情?”

司凌云心中那一点隐约的柔软之意顿时消散了,她并不看那个女孩子,盯着面前这个斯文的男人,笑盈盈地说,“谢谢你,启明。去年我过生日,你存了两个月薪水给我买了一条手链,我很喜欢。今年有没有礼物给我?”

那女孩子怒不可遏,压低声音,“你真不要脸……”

“是吗?”司凌云耸耸肩,“不过,我以为跟别人的男朋友上床更不要脸一些。”

“现在他是我男朋友。请你以后离我男朋友远一点儿。”

“玩不起的游戏,就别玩;自己做不到的事,也不用要求别人做到。”

“你别妄想了,启明说你根本就是性冷感,他对你没兴趣。”

司凌云心底的怒意腾地升起来,脸上却还维持着笑意,“你是认真在挑衅我吗?那好,我从来没有睡过别人男朋友,不介意拿韩启明来试一下。”

“够了——”韩启明低喝一声,咬紧牙避开她的视线,再度拉那女孩子的胳膊,这次她没有抗拒,任由他拖着走了。

司凌云看着他们的背影,脸上仍然挂着那个笑,心底的悲哀却涌了上来,浓重沉闷,让她几乎有窒息的感觉。她呆呆站着,直到傅轶则走到她面前,她才回过神来。

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

“本来我只打算抽支烟,看看晚归的女学生。”他轻轻一笑,“幸好没走,不然错过看这场戏未免太可惜了。”

她没有力气发作,转身准备进宿舍,他却抓住了她的胳膊,直视着她的眼睛,声音轻而柔和,“我带你出去转转。”

她眼里已经含满了泪水,正努力撑着不流出来。

“从楼上楼下热心观众的表情来看,你的人缘可不怎么好。照你的脾气,一定不肯让别人看笑话的,所以别在这里哭。”他拢住她,那是一个小心呵护的姿势,声音温柔地说,“走吧。”

他的话击中了她的软肋,她当然不想在一道道视线下哭,更不想接受旁人审视的目光、旁敲侧击的打探,她一声不响地跟着他上了车。

“我们去……”

司凌云毫不客气地打断他,“对不起,我不会跟你去兜风、喝酒、靠你肩膀上哭、诉苦、谈心……更不会跟你上床的。麻烦你送我去滨江路176号滨江花园,谢谢。”

傅轶则哈哈大笑,“你认定我留下来就是想利用你的脆弱时刻跟你重温旧梦吗?”

“不然呢——”司凌云疲惫地说,“我没记错的话,你可并不屑于隐瞒目的冒充什么善良的好男人。”

他插上左转车道,在红灯前停下,一只胳膊漫不经心地搁到打开的车窗上,“真遗憾,看来我大概已经被你被划到不可以再碰的那一类人名单里面去了。”

她知道左转便确实是开上了她报的住址方向,略微放心,靠到椅背上,“我一向不费事保留名单,更不会把删除掉的人留着排位置。”

“你这一点也跟过去一样,还是无论如何也要硬撑着不肯示弱,我喜欢。”

司凌云暗暗一惊,毫不客气地说:“五年不见,你跟过去倒是有些不一样了,头发白了不少还是其次,最要命是有了中年人气质,话多了很多。”

傅轶则根本不以为意,再度大笑,“这么说你注意到我的头发了。嗯,很合理,你以前就特别喜欢把手指插到我头发里。我也记得你留一头长发的样子,飞扬起来既狂野又性感,你的前男友居然会跟他的现女友说你冷感,真是错得离谱……”

“闭嘴。”司凌云忍无可忍地打断他。

“好吧,不说这了。不过我有一个疑问,刚才你本来伶牙俐齿,把那两个人逼得很尴尬很狼狈,差不多说得上大获全胜了,怎么又突然露出那么难过的表情?”

“你观察得这么仔细干什么?”

“看戏嘛,我向来投入。”

司凌云木着一张脸看着前方,她并不是赌气不理,她只是根本无法给出回答。

原因太多太复杂了。从在酒吧碰到曲恒开始,这个夜晚便已经开始变得诡异。傅轶则突然出现,再加上韩启明带着葛倩如挡住去路,已经过去的生活突然如此密集混乱地浓缩到了今天,她该从哪里说起。

然而傅轶则并不打算放过她,继续用漫不经心的口气说:“那个不敢正视你的可怜男人应该是你的追求者之一吧,他完全不像是你会喜欢的类型。只要他还爱着你,大概就永远得由着你嘲弄他,甚至是当着他现任女朋友的面。”

“谢谢你对我行为的尖锐评论。”司凌云冷冷地说,“不过我没义务讲故事满足你的好奇心。”

傅轶则笑了,“对于一个很高兴跟你重逢、急着跟你叙旧的人来讲,你表现太冷漠了。我承认我对你还有不少好奇,不过算了,以后有的是时间。看样子你今天的生日过得并不痛快,这样吧,你可以向我要求一件礼物,看能不能让你心情好起来。”

她微带嘲讽地问:“任何事情?”

他笃定地说:“任何事情。”

一个埋藏已久的问题几乎不受控制地涌动到了嘴边,她想,这大概是她最接近某个答案的时刻,但她说出口来的却是,“好,我要求的礼物就是请你将我送到目的地之前保持沉默。”

傅轶则大笑,“你不知道你浪费了什么机会。”

“跟空白支票一样的机会,意味着要付出什么代价也是未知的。所以,谢谢,不用了。”

“如你所愿。”

接下来傅轶则果然再没说什么。

到了滨江花园后,司凌云跳下车,这一次她连再见也没说,径直向里面走去。

这里是临江闹中取静的豪宅区,一栋栋板式高楼错落有致,园林绿化优美,司凌云刷门禁卡进了自己家住的单元,乘电梯到12楼。她不想惊动妈妈,取出钥匙开门,随手按玄关灯开鞋柜取拖鞋,却一下定住,只见鞋柜前赫然摆放着一双男式皮鞋。

她叹一口气,心想,明明已经过了午夜,生日成为过去,可这倒霉的一天却好像仍未结束。想到有男人留宿在离婚的妈妈这里,她顿时不愿意待下去了,关上鞋柜的门便要走。

客厅的灯亮了,她妈妈程玥走出来,黑色真丝睡衣衬得皮肤分外白皙,她皱着眉头看着她,“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

“宿舍关了门。要是不方便,我去住酒店好了。”

程玥瞪她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有什么方便不方便。那鞋子是你爸爸的,他睡着了,你也赶紧去睡吧,别吵他。”

这个答案并没让司凌云好受多少。她父母已经离婚多年,她父亲更在离婚之后马上再婚,她的异母弟弟都10多岁了。不过司霄汉似乎把程玥这里当成了行宫,以前来看他们,留宿得十分坦然,只是这几年行踪相对稀少了很多。司凌云知道程玥根本不在乎她怎么看这件事,她也没心情去说什么,换了拖鞋便打算回自己卧室。程玥叫住她,“明天早点起床,陪你爸爸吃早餐,顺便谈一下你工作的事。”

果然是一个没完没了的长夜——司凌云没有搭腔,回了自己卧室。...

《我们的千阙歌司凌云李乐川》章节目录阅读更多
读者点击榜 全部
分类:武侠修真    状态:连载中
崔喜一生飘零,是妓子,是浮萍。 她怎么也没想到,她这样的女人会与那些个大人物产生无数的纠葛。 他们是权势滔天的大人物,而崔喜只是可随意拿捏的棋子。 她流转于三个男人之间。 谁都把她看得轻贱。 可当她要离开时,谁都不愿意放手。...
分类:都市小说    状态:连载中
天才药剂师赵谷雨穿到最穷的村落,开局就被后妈一卷草席裹着送葬。好不容易活过来,还被后妈折磨,带着拖油瓶弟弟分家,身无分文,家徒四壁!她都没在怕!技术入股绣纺做东家、开豆腐坊、开甜品店...发家致富,置业兴家,那都不是事儿!种田宅斗、治病救人她都得心应手, 只是这被自己救活的绝世美男搬到隔壁是怎么回事?...
分类:都市小说    状态:连载中
最近,我摊上事了。 因为一场美丽的误会,一条哈士奇闯进了我的生活,并且赖上我不走了。 顺便提一下,这条哈士奇是北海市有名的华人影视总裁——季晨。 那么问题来了,季总为什么会变成二哈呢? 咳……看到某哈杀人的眼神,我还是先打住这个话题吧。 不过话又说回来,偶尔听闻隔壁狗主不会养哈士......
分类:现代言情    状态:连载中
我重生三次,前两世都逃不了惨死结局。 这一世,我累了,成全欧睿和他的白月光。 欧睿却恢复前两世记忆,得知我才是他的白月光后,崩溃了。 而我,早已不记得他是谁。...
分类:军事历史    状态:连载中
四年前,外公和舅舅为谋夺公司,杀害了母亲,怀孕的妻子,被娘家人游街示众,叶胜天死里逃生,只能亡命天涯。 四年后,三岁的女儿妻子娘家人虐待,差点死掉,他王者归来!如今,他,是国主亲封战神之主,财权无双。 他怒火焚天,要血洗仇家,给妻女一世繁华。好男儿,一身热血,有恩报恩,有仇报仇,杀人不留行。...
当地下情人的两年,霍闻璟对姜鲤召之即来,挥之即去。   刁难她,冷落她,抱着白月光羞辱她。   好友问,“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,我怎么感觉姜秘书喜欢你?”   彼时霍闻璟已经想一脚踹开这只玩腻了的小雀。   “别恶心我了,跟情人谈感情是大忌。”   姜鲤终于死心,下定决心要离某个男人远一点,对方却又卑微地缠上来。  ...
分类:奇幻玄幻    状态:连载中
林东阳过着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的赘婿生活,直到有一天发现了岳母的秘密,他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......
编辑重点推荐 全部
作者的其他小说

都市小说 奇幻玄幻 军事历史 游戏动漫 武侠修真 悬疑惊悚 穿越重生 古代言情 现代言情 霸道总裁 其他小说

骑士小说网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。

骑士小说网(www.74xsw.org) 豫ICP备2023021921号-1